<form id="nh3fd"></form>

    <em id="nh3fd"><form id="nh3fd"></form></em>

    <address id="nh3fd"></address>

    <span id="nh3fd"></span>
    <noframes id="nh3fd">

    <noframes id="nh3fd">
    <form id="nh3fd"></form>
        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改革詮釋“新屯墾”
        2021-06-08   記者 李志浩 何軍 烏魯木齊報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

          屯墾興則西域興,屯墾廢則西域亂。

          作為新中國建設“新的新疆”一項戰略創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于1954年組建。

          中央政府在西域新疆大規模屯墾戍邊,始自2000多年前的西漢。新中國成立后,通過創造性轉化歷史遺產,黨中央以兵團這一重大制度創新,確?!澳夏酁场钡耐蛪ㄆ孥E,在新疆兩大沙漠邊緣、在千里邊境線延續。

          黨的十八大以來,深化改革在兵團全面啟動,紅色大地釋放出前所未有的發展活力。

          改革風吹“三五九”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改編自三五九旅的第一野戰軍第二軍步兵第五師,隨王震將軍“凱歌進新疆”,帶著“南泥灣”的屯墾經驗,奔赴蒼茫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北緣。

          英雄的部隊,就此扎根大漠,整編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一師(后更名為第一師)。而英雄的拓荒,一舉改變了邊疆的千年樣貌。無數田陌連片、渠系縱橫、林帶成網的生態綠洲,在戈壁荒漠中“憑空而來”。

          年過五旬的重慶人王永芳,成為新“三五九人”快30年了。家鄉山多地少,兵團第一師成了她第二個家。

          前人拓荒,40畝地交付給王永芳,這是她到新疆前從未奢想過的。

          但種什么、何時播種、如何管理、何時收獲、到哪里售賣,卻并不由她說了算。

          “不讓你種,你連鋤頭都舉不起來?!背鮼碚У?,王永芳很不適應,到處是不容分說的生產指令。

          但這些她不能做主的,恰是當時屯墾奇跡的核心——效率。

          兵團成立以來,實行黨政軍企合一的體制。尤其在相當長時間內,兵團實行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所有的種植經營環節,全由這套龐大的經濟體制統一指揮。

          這一能精確管理到每粒種子的“巨無霸”,確保了先進的種植技術直達每粒種穴,以千畝為單位組織起集約化農業,也使得兵團在我國現代農業發展進程中一路領跑:2100余萬畝農田、全國六分之一的棉花產區、全國最大的節水農業灌溉區、95.2%的種植業綜合機械化水平……

          “統一管理確實讓我們少操了不少心?!蓖跤婪汲姓J,行政指令確保了集約化與高效率,讓她的田間產出和效益都遙遙領先于地方。

          但隨著時代快速發展,“巨無霸”與市場經濟脫節的問題逐漸凸顯。

          曾經巨大的優勢快速消退,職工群眾被縛手腳、企業不強、經濟結構不優。原本讓兵團引以為傲的現代化大田,開始難以吸納年輕一代,一些基層甚至面臨老齡化、空心化危機。

          屯墾戍邊事業發展遭遇困難。兵團隨即做出諸多調整,但因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成效有限。關鍵時刻,黨中央國務院做出戰略決斷,2017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啟動全面深化改革,探索完善既使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又有利于更好發揮兵團特殊作用的體制機制。

          改革一啟,變化分明。

          所有“統一”指令全部取消,封閉的門戶向市場打開,40畝土地經營權正式交給了王永芳。

          告別行政指令的捆綁,王永芳和同事們第一次以合作社的方式“抱團取暖”,對接市場。

          改革當年,從犁地、買農資到播種,她的棉田投入比改革前至少省下4萬元。

          選擇權又帶來議價權,優惠和服務登門而至。

          自上而下的指令不再,如今,連隊的大事均須眾人“一事一議”。被選為連隊合作社理事的王永芳,開始深入參與連隊事務的管理。

          牛奶折射的屯墾新義

          政企、政事、政資、政社不分曾經是長期困擾兵團,尤其是基層團場發展的老大難問題。

          深化改革以來,在關系群眾利益最大的團場層面,兵團大幅調整團場的職能和工作重心:使其從經營管理企業,完全轉到增強維穩戍邊能力、加強社會管理、提供公共服務上來。

          同時,為徹底改變政企不分,全兵團近1800家團辦企業與團場行政分離,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不只在團場層面,在國資國企改革、財政體制改革、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等諸多領域,深化改革均作出大突破,取得顯著成效。

          正是借助改革東風,一家兵團寂寂無聞的乳業小微企業完成蛻變,成為國內乳業市場一匹黑馬。

          新疆是全國第二大牧區,天然草場遼闊,奶牛存欄量位居全國前列,是我國優質奶源產地之一。藍天、綠草、清水,造就新疆牛奶口感醇香、品質上乘。

          但因偏居西北、產業薄弱,新疆卻并非全國奶業大區,更缺少全國叫響的乳業品牌,新疆牛奶“養在深閨人未識”。

          為了規?;鰪妰瀯莓a業,兵團將第十二師控股的新疆天潤乳業確定為兵團乳業資源整合平臺。

          曾在夾縫中生存的企業,歷經并購、重組、借殼上市等多次大調整,浴火重生。

          面對國內乳業市場的激烈競爭,作為后發者,如何能蹚出一條生路?

          “聚焦低溫酸奶、鎖定年輕消費者、持續產品差異化創新?!逼髽I負責人劉讓給出了答案,避開國內大型乳企的優勢,另辟蹊徑,不惜更高代價與風險,也要通過這三項策略突圍市場。

          不久,新疆天潤乳業推出的多款“年輕化”酸奶產品走俏國內市場,“愛克林”包裝產品銷量在同行業中領先。

          曾經“孤獨的”新疆牛奶,開始走進玉門關,為國內消費者熟知。2018年,新疆天潤乳業進入中國奶業20強。

          時代在發展,屯墾呼喚新的內涵與方式。

          黨的十八大以來,兵團加快從“屯墾戍邊”向“建城戍邊”轉變,推動形成以城鎮化為載體、新型工業化為主導、農業現代化為基礎的發展格局。2017年啟動的全面深化改革,則為兵團高質量發展持續注入強勁動力。

          從2012年到2020年,兵團綜合實力快速壯大,生產總值由1195.95億元增加到2905.14億元,年均增速9.9%。兵團經濟總量占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比重,也從16.0%提高到21.1%。第二、三產業在所有產業中的占比,也從67.5%上升至76.8%。

          改革新方向,兵團新氣象。這片紅色大地,正以更強健的“體魄”,完成新時代交付的屯墾戍邊使命。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矩形廣告大

        山東濰坊:“讓”出37萬車位供市民“限時免費停車”

        山東濰坊:“讓”出37萬車位供市民“限時免費停車”

        山東濰坊市敞開政府機關大門,帶動商超廣場、國企、民企,施劃37萬個藍色限時免費停車位向社會開放。

        ·一塊最硬的“小骨頭”被這個城市啃下了

        “強黨建”引領“強發展”

        “強黨建”引領“強發展”

        通過在44家系統企業中創建100個黨建品牌,上海國資系統努力把黨的工作優勢轉化為企業的創新優勢、發展優勢、競爭優勢。

        ·攻堅之年上市國企亮出改革新動作

        經濟參考報社版權所有 本站所有新聞內容未經經濟參考報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

        新聞線索提供熱線:010-63074375 63072334 報社地址: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57號

        JJCKB.CN 京ICP備1803954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