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nh3fd"></form>

    <em id="nh3fd"><form id="nh3fd"></form></em>

    <address id="nh3fd"></address>

    <span id="nh3fd"></span>
    <noframes id="nh3fd">

    <noframes id="nh3fd">
    <form id="nh3fd"></form>
        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野長城非法游亂象回訪:“野游”仍在繼續上演
        2021-05-12   記者 馮松齡 林光耀 朱文哲 北京報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

          2020年8月,新華社播發《暗開收費棧道,周邊水庫污染嚴重,野蠻旅游正在傷害“野長城”》,報道了位于北京市懷柔區九渡河鎮的野長城“野游”亂象和水污染等問題。隨后,懷柔區委、區政府及屬地九渡河鎮黨委政府承諾立即采取措施,加強整治。

          時隔8個多月,記者再次來到懷柔區九渡河鎮暗訪,發現雖有“頭疼醫頭”式整改,但問題猶存。

          野長城不好上了

          4月27日15時許,在黃花城水庫東側,記者發現,原先通過水壩后進入果園從而登長城的道路上,鐵門已經被封死,十分鐘內,就有多位旅客被這道鐵門“勸退”。

          記者向村民詢問了解到,去年8月被曝光之后,當地整改,封死了這道鐵門,再也沒打開過?!斑@邊上不去了?!币晃淮迕裾f。

          一條路不通,記者試圖通過另一條穿過水庫下游農家樂的路登長城。記者看到,農家樂門口“長城游覽”的廣告牌依然在,只是廣告牌上的聯系電話已無法打通,也無人收費了。

          那么,這條藏在農家樂后面的“密道”還能上去嗎?

          走過浮橋,穿過農家樂后院,行至半山腰,一位身著“長城保護”紅色制服的工作人員攔住了記者。

          “我這兒看著呢,長城不讓上,想走到烽火臺下面看看也不行?!痹摴ぷ魅藛T表示,想付費登長城也是不可以的,“哪個口都上不了?!庇浾呦蚨辔淮迕翊蚵?,均得到了野長城已禁入的回復。

          回到水庫邊,記者看到,雖然水中還偶能見到漂浮的垃圾袋、塑料瓶和死魚,但水質明顯已得到改善。在去年記者聞到惡臭的水溝旁,水質也變得清澈起來。

          山腳下仍上演“捉迷藏”

          野長城真的“哪個口都上不了”嗎?

          其實早在4月17日記者在當地暗訪時,一位附近民宿老板就告訴記者,監管人員上班時間僅為早八晚五,在此外的時間上長城暢通無阻?!澳梢缘人麄兿掳嗔巳タ绰淙?,或一大早爬上去看朝陽?!?/p>

          “只要在我家吃頓飯或者住一宿,就能上長城,上去以后和好多長城都能互通?!绷硪晃幻袼蘩习鍖τ浾哒f,“好多游客都這么走,有時候一走三四天,能玩不少東西?!?/p>

          記者在路邊看到,有的“長城入口”的標識改為了隱晦的“城入口”。而在水庫下游的農家樂里,一位正在施工的工人說:“我自己都爬了兩次了,每天下午5點之后好多人從這兒上,前天還有外國人來爬野長城呢!”

          在黃花城村旁,同為九渡河鎮下轄的撞道口村,多位村民證實,要上野長城很容易。一些關口有人看護勸阻,但大部分則無人看管。

          一位驢友告訴記者,黃花城村不遠處,同為九渡河鎮下轄的二道關村鷂子峪也能爬野長城?!霸邡_子峪城堡附近找白云川牌樓,再往里走,就能找到登野長城的起點?!彼硎?,完全不用擔心找不到路,沿途會有徒步團隊用粉筆畫的指示箭頭。

          “清明前后,爬野長城看花的人很多,有一天有一個160多人的團隊,說是從鷂子峪上的長城,從黃花城后山的小徑下來,來了好幾輛大巴車接人?!秉S花城村一位農家樂經營者說。

          3位剛從野長城下山的旅客來到黃花城村一家農家樂休息。他們告訴記者,從撞道口村登長城后,他們一路向東走到了這里。

          記者沿著居民所指方向登上了撞道口段野長城。一路上,寫著“狐貍旅行”“北京晴朗登山俱樂部”等字樣的絲帶不斷出現在路邊樹枝上,一些還清晰地注明組織名稱、網站、二維碼。但無論從哪頭上長城,一路均未有任何警示。

          登上長城后,記者看見前后三四十人從一個破敗的烽火臺魚貫而出,在野長城上肆意走動。據了解,他們均來自北京市某戶外游團體。

          4月27日17點后,記者再次從另一條路線,順利從一個烽火臺,通過驢友搭建的簡易臺階,登上了長城。

          而從一些實時打卡App和社交媒體上看,不少游客早已到此處打卡。當地村民說,節假日期間,是野長城的“客流高峰”。

          危險的“野游”需要更全面監管

          坡陡、梯高、道路殘破,野長城的風險超出了攀登者的想象。

          回訪中,記者發現自上次報道后,當地總體整改效果明顯,黃花城段野長城白天的游客的確少了不少,但野長城“野游”仍屢禁難止。一邊是執法者“早八晚五”式的監管,一邊是樂此不疲的成群游客費盡心思上長城,有人把長城磚當成紀念品帶回家,有人把長城磚隨意堆在路邊成為垃圾,禁區依然是網紅打卡地……

          在撞道口,記者看到野長城的損壞狀況十分嚴重,走一段路,磚石路、土路、石子路時常切換。在一處殘破的烽火臺上,向上是滿是雜草的陡坡,向下是一段2米高的臺階缺失和10米左右的高度差,要想進入烽火臺門洞,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釀成一起事故。

          根據《北京市長城保護管理辦法》,組織游覽未批準為參觀游覽場所的長城、攀登未批準為參觀游覽場所的長城等行為,均屬于禁止從事的危及長城安全的活動,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擅自利用長城設卡收費或者從事其他營利性活動。

          未被辟為游覽區域的“野長城”,缺乏必要的安全保障,擅自進入游覽,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而攀爬、損毀野長城,也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長城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情節嚴重的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北京市法學會旅游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李廣說,野長城不是“無人負責”的長城,更不能成為“人人可損壞”的長城。需要管理部門加大日常巡查和保護的力度、加強長城保護的宣傳和教育工作,防微杜漸、嚴格管理,防止“破窗效應”在野長城上發生。

          “五六月份是北京天氣比較舒適的一段時間,我聽說,不少戶外俱樂部和驢友已經‘蠢蠢欲動’,野長城游覽的‘高峰期’又要來了?!币晃粦敉饩銟凡款I隊說。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矩形廣告大

        約談“敲打”新政加碼 能否有效保障“房住不炒”

        約談“敲打”新政加碼 能否有效保障“房住不炒”

        今年以來廣州、杭州、上海、合肥等城市房價快速上漲成關注熱點。

        ·網約車糊涂賬 定價誰說了算

        上市央企去年業績逆市上揚 研發投入強勁增長

        上市央企去年業績逆市上揚 研發投入強勁增長

        隨著2020年上市公司年報披露接近尾聲,上市中央企業經營數據基本亮相。

        ·黑龍江國企深化改革謀轉型發展

        經濟參考報社版權所有 本站所有新聞內容未經經濟參考報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

        新聞線索提供熱線:010-63074375 63072334 報社地址: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57號

        JJCKB.CN 京ICP備18039543號